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鸿轶

黄金价格,白银价格,李鸿轶

 
 
 

日志

 
 

谁让人民币“对内贬值,对外升值”?  

2014-01-20 14:4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让人民币“对内贬值,对外升值”?

汇率是纲,当代中国经济体系中出现的所有问题,都几乎于当年采取的汇率制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国的汇率问题不解决,中国经济将长期持续的处在不平衡中。

当然,我们之所以选择了这么一条汇率之路,主要是与我们经济发展的整体状态、国民对于国际金融和经济交往以及货币的理解、国家的体制都有内在联系。

记得2005年前那几年,关于人民币汇率是否升值在国内外争论极为激烈的时候,有好几位经济学家都主张中国人民币汇率应该采取浮动制,就是按照市场供需决定人民币汇率价格。任何制度都是一个权衡,都是选择最优化结果,不可能有一个制度可以做到只有收益没有风险,当时如果采取这样的制度的话,面临的问题就可能是刚刚发展起来的沿海制造业出口企业面临大量死亡的风险。

但是,当时就有坚持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的专家指出,如果人民币汇率不放开,未来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对内的通胀,对外的升值,并且这种升值预期愈加严重,逼迫要么人民币汇率升值,要么大量资金流入境内导致资产价格泡沫和通货膨胀,直到整个经济泡沫被吹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终终于撑不住了,央行也无法控制,出现一次大的泡沫破裂,整个经济出现一次硬着陆,市场自身通过一次强烈的自我释放,寻找自我平衡,才可能出现经济的真正的平衡,这是一个极为惨重的代价,我们目前正在往这条道上走。

当时主张采取人民币汇率由市场决定,采取浮动制的专家主要是梁红、谢国忠、高善文、宋国青等,此后,高层定调:人民币汇率制度坚持“三性原则”即主动性、可控性和渐进性,在这样的思想主导下,2005年,央行开始实行人民币汇率小幅升值,宋国青说了这么一句话:“人民币升值了天没塌下来。”不过此升值非彼升值,这种由央行控制的实质上盯住美元的缓慢爬行。多年的实践结果,在四维高端宏观金融智库(FHT)看来有五个结果:一个是在央行控制之下,近几年人民币市场有了一定发展,债券市场也有了一定深化。二是持续强化了人民币升值预期,大量逃离资金进入国内市场,而许多境内黑钱通过出国洗白后,进入国内成为热钱,这种资金正在成为宏观炸弹。三是央行为了控制人民币按照自己设想的路径升值,持续买入美元,投放人民币,导致物价脉冲式上涨,而由房地产所形成资产价格的泡沫和基础设施的泡沫以及产能过生危机正在威胁着中国的宏观经济。四是人民币汇率弹性的缺失保护下的中国经济明显特点是内需不足,政府主导的投资已经成为穷途末路,中国经济走到今天已经失去了发展的内在动力,汇率问题不解决,这个动力问题就难以解决。五是庞大的产能过剩和庞大的外汇储备,形成中国经济双峰并峙的奇观。

而反映在价格上,这种由政府控制的汇率,正是人民币对内贬值对外升值的最主要的原因,为什么这样说呢,有人为了说明这个问题,用了一个简单的模型,如果把国内外的货币比做一个水池,由央行控制的汇率,相当于在这个水池中认为的设立了一个挡板,一边的水位高,这是外汇,比如美元价值相对较低,需求不足;而另一边水位低,比如人民币价值相对很高,需求很旺。这种水位不平衡,导致水从高的地方往低的地方流,国内人民币开始缓慢升值,就会出现货币泛滥,物价资产价格膨胀。

那么我们能说是人民币升值导致了内贬外升吗,答案是否定的,是央行控制下的缓慢升值导致了这种内贬外升的现象,如果较早的采取人民币汇率的浮动制度,则可以较早的解决内外经济不平衡问题,由市场决定下的人民币汇率就可以调节池子里的水面自动连续适时的平衡,这就是为什么以上专家认为应该提早采取人民币汇率浮动的原因。

按照央行领导的讲话,目前人民币汇率基本上已经达到均衡局面,但是尽管这种判断已经过去了一年,并且易纲早在一年前就提出要扩大人民币波动幅度,但是这样的小小放松至今未成行,表明目前央行对人民币汇率是如何小心谨慎,人民币汇率到目前这个境地,稍有不慎可能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失。

比如,央行最近几年一直在做的事是要实现资本账户的自由化,放松资本管制,这其实是实现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的基础条件,也是为了摆脱目前人民币只能升不能贬的困境,但是国内经济学家的反对声音此起彼伏,比如他们认为,如果现在放开资本管制,在中国宏观经济下行,房地产泡沫严重的情况下,可能导致资本大量外流,导致房地产泡沫破裂,形成巨大风险,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也影响了决策层的判断。但回头也要想想,这是一个自我强化的过程,正是由于资本项下的管制,导致了房地产泡沫,那何时才是放松资本管制的何时时机呢?

其实,为了缓解目前的产能过剩和外汇储备过高所形成的财富的浪费,政府最近几年也采取了许多办法比如促使中国企业走出去做投资,但是人民币的持续升值,使得这些投资收益往往被汇率升值所吞噬,因此中国企业境外投资往往不理想,现在走出去的劲头正在减弱。而正是由于大量产能过剩,中国生产领域的需求也不足,尽管人民币持续升值,但是进口增速不强,导致境内资产泡沫依然严重。

在当下这个阶段,要解决人民币内边外升的问题,还得走到老路上去,亡羊补牢,犹未为晚。放松资本管制,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构建市场化汇率机制。同时今早推出银行破产制度和存款保险制度,让过剩产能今早推出经济领域,释放经济中出现的泡沫,房地产的泡沫则应该在随着人口形式的演进,和投资市场的建立,缓慢释放。而最紧要者,还是要顺势建立一个由市场决定人民币汇率机制,这才是走出内贬外升困局的最核心的路径。

但是,无论如何,中国经济一定要品尝政府控制汇率所产生的苦果,只不过此后政策掌控如果高明,这个苦果吞噬的少一些。比如去年后半年出现的“钱荒”问题,正是这个苦果的各种变形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